代孕百科

栏目分类:

西部戰區總醫院關心首批40名交流轉改文職人員成

讓青春芳華再度綻放

——西部戰區總醫院關心首批40名交流轉改文職人員成長紀事

■顧悅文胡旭解放軍報記者張放

脫下軍裝,地位作用會不會降低?工作生活能不能習慣?個人發展會不會受限?半年前,海軍某旅一營醫師劉冬陽脫下軍裝,打起背囊,奔赴千里之外的西部戰區總醫院報到時,心中藏了不少問號。

和劉冬陽一起到醫院的,還有來自陸軍、空軍、火箭軍、聯勤保障部隊等其他軍兵種的39名戰友。看著案頭上這份40人的名單,醫院政委李緒兵告訴記者,作為到醫院的首批現役交流轉改文職人員,他們都是在改革潮頭敢于“吃螃蟹”的人,用實際行動為軍改作出了貢獻。如何培養好、用好這批人,成為醫院黨委在軍改中必須完成好的課題。

白駒過隙,半年時間過去,“劉冬陽們”過得怎樣?端午節後,記者踏營探訪。

搞好個人成長規劃

量身制訂路線圖

一大早,劉冬陽就來到病房查房。看完病例,劉冬陽消毒雙手推開恆溫箱,小心翼翼地把听診器放在新生兒胸前。“心率124次/分,呼吸55次/分,血氧飽和度98%,情況良好。”雖然大多數病人家屬都不懂這些數據的標準和含義,但劉冬陽還是有意在病人家屬前讀出檢測數據和結果,緩解他們的憂慮。

劉冬陽一米九出頭,身材壯實,光從外表看,很難跟兒科大夫聯系起來,不過他性格好、有耐心,跟病人家屬解說病情很清楚,哄小朋友的辦法也多,成為醫院兒科小患者們最喜歡的“大哥哥”。雖然到科室時間不長,但主動找他看病的人越來越多。

劉冬陽初到醫院時的顧慮,跟自己缺乏醫療一線實踐經驗不無關系。劉冬陽大學畢業後,一直在營里擔任隊醫,營里醫療條件差,日常接觸的都是咳嗽發燒、跌打損傷之類的簡單病例,稍微復雜點的病情就得轉院,學校學得的知識用于實踐的機會不多,時間久了難免有所荒廢。突然來到大醫院,面對大量病人和復雜病情,劉冬陽心里確實沒底。

其實不僅是劉冬陽,交流轉改過來的這40人中,80%來自團級以下單位衛生隊(所),不少還是偏遠地區、邊海防部隊,在醫療實踐上都存在類似的問題,和醫院同齡同級的醫生相比,他們醫療實踐能力明顯偏弱。

據此,醫院研究決定為每名文職人員量身制訂“成長路線圖”,結合個人特點和意願,選定合適的崗位,制訂學習計劃,定期檢查效果。既給壓力,也添動力,大家很快開始了新單位的工作。

根據劉冬陽的性格特點和自學過兒科知西部戰區總醫院關心首批40名交流轉改文職人員成識的實際,醫院把他分到兒科。從常見疾病重難點到復雜疾病、從病例書寫到開具醫囑、從基礎視觸叩听到臨床操作扎針穿刺……劉冬陽按照“成長路線圖”規劃,快速完成了補課。結對幫帶的科室老同志還給他提出“每日提出兩個疑難問題,學習兩種藥物機理及用法”的學習要求,不到半年時間里,劉冬陽就從一名連兒科病歷都寫不好的新手,成長為基本能夠獨立收治病人的合格醫生。

縮短人員成才周期

起步就是高抬腿

“叮鈴鈴,叮鈴鈴……”深夜12點,伴隨著病房一陣急促的呼叫器聲響,呼吸內科醫師陳龍快步跑到病床前查看情況︰一名患重癥肺炎的住院戰士血氧飽和度無法維持,血壓迅速下降,情況十分緊急。

陳龍判斷患者可能出現感染性休克,當即予以抗感染、補液及無創機械通氣輔助呼吸,但患者的血氧飽和度仍很低。陳龍立即聯系麻醉科行氣管插管術,並整晚守在患者床旁密切監測生命體征,隨時調整藥物治療。在陳龍和其他醫生的共同努力下,患者生命體征得以平穩,後來順利康復出院。

交流到醫院前,陳龍已經2年沒有接觸過臨床工作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自己被分到全院重點醫學科室——呼吸內科。同時,他還被委以肺癌多學科聯合診療協調員的重任。在聯合診療中,陳龍負責收集病人資料、記錄診療決議,搞好各成員之間的溝通協調,得到許多學習新理念、鍛煉聯合臨床診斷能力的機會。不久後,科室又讓陳龍參與申報四川省醫學重點學科工作。在任務歷練中,陳龍很快成為科室的多面手。

初到科室為何屢挑重擔?醫院院長代方國說︰“縮短成才周期,才能讓文職人員在最好的年齡遇見最好的自己。”醫院有意識給文職人員壓擔子、交任務,一些重大科研項目、重要學習交流中都安排文職人員參加,並規定在科室領導等崗位競聘中,文職人員和現役軍人擁有同等機會。

5個月時間,40名文職人員大多參加過全國性學術會議,有11人已經或即將外出學習進修。神經外科醫師、文職人員王樂凱說︰“就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,一直推著我們往前走西部戰區總醫院關心首批40名交流轉改文職人員成。我們雖然到醫院時間不長,收獲卻是巨大的。”

營造良好工作環境

西出陽關有親人

袁木是從火箭軍某旅轉改至醫院的一名醫師。到醫院報到的第一天,袁木便領取到了和自己相關的所有資料,“軍”轉“文”人員手續辦理流程表、飯卡辦理憑證、宿舍申請單、科室報到表……他按照指示說明,當天上午便領取到自己的新飯卡,拿到宿舍鑰匙,同時辦理完入科手續。

“原以為剛報到吃住肯定沒著落,沒想到醫院效率這麼高,一個上午就把問題都解決了。”袁木說。

周帥原單位駐地在海南,與妻子張雪異地生活長達6年,轉改至醫院後,夫妻倆終于有機會團聚。為了能更近地照顧丈夫,張雪辭去老家工作來到成都。讓張雪沒想到的是,到成都不久,住房都還未收拾妥當,醫院已經幫她弄好了戶口遷入相關手續。

拿到新戶口本那一刻,夫妻倆樂開了花。周帥說︰“許多現實困難,醫院黨委都想在了我們前面,舉措暖心,保障到位,讓我能更安心地工作。”如今,周帥白天在核醫學科奮力工作,鑽研技能,晚上回家陪伴家人,這是他一直以來期待的家庭生活。

為了幫助轉改文職人員排憂解難,醫院在他們到位上崗後不久,便對大家基本情況進行摸底,開展一對一談心談話活動,了解個人和家庭存在的實際困難。醫院黨委還公開承諾︰凡文職人員家屬隨隊,一律協調安排院內宿舍,並逐年協調家屬就業。

醫院政治工作部主任齊進說,眼下這40名轉改文職人員全部順利進入新戰位,適應了新生活。他們雖然脫下了軍裝,但當初投身軍營的熱情不減、矢志強軍的目標沒變,他們將在文職崗位上繼續發揮光和熱,在新的人生道路上向前邁進。

返回列表